专栏 | 自由谈 | 大家 | 观察 | 解读 | 心性 |
南师怀瑾先生|我为南师做川菜
发布时间:2015-01-21 15:02       文章来源:立身国学教育            作者:王国平               点击量:

核心提示:南怀瑾的最后100天|我为南师做川菜 我为南师做川菜 1 不知不觉间,已来到太湖大学堂十天了。这十天来,天气倒也适应,作息时间也符合我的生物钟,唯独天天吃着以清淡见长的江浙菜

【图语:南怀瑾先生】

  【王国平专栏】南怀瑾的最后100天|我为南师做川菜

  我为南师做川菜

  1

  不知不觉间,已来到太湖大学堂十天了。这十天来,天气倒也适应,作息时间也符合我的生物钟,唯独天天吃着以清淡见长的江浙菜,嘴里能淡出传说中的“那个”来。

  我知道,我是开始想念麻辣爽口的川菜了。

  我从小就喜欢辣味。小时候在村上,是远近闻名的“辣子虫”,亲戚们非常欢迎我到他们家去耍,因为我这个小客人最好招待,只需要饭桌子上有炒青辣子,就算是至美之味了,我就会吃得“神喜人欢”的。后来读书,远走德阳,热爱辣椒之名动机校(四川省机械工业学校之简称),被誉为“辣子王”。

  1996年,我怀揣着一颗“火辣辣”之心,来到都江堰,在一个工厂里开始了我的火热生活。开始不是以文字名世,而是以敢于挑战极辣食物而小有影响,在面馆吃面时,我会很低调地对老板说:“三倍海椒,三倍花椒……”遇到抠门的老板,听到我的话,总会马上变成一张苦瓜脸。据坊间消息,亦有人称我为“辣欢天”。因此,以麻辣著称的“青椒鸡”“手掌鸡”“尤兔头”“绵阳敬米粉”“宏油坊”和几家火锅皆是我最爱光顾的饭店。

  我并不大的胃虽然具有无限包容之心——任何风格的菜系都可接受。但自从离开都江堰前,与马及时、王克明、施廷俊诸位在“青椒鸡”一别之后,这些天来,吃着温柔的江浙菜,回味着青椒鸡的余香,对川菜的思念之情与日俱增。

  2

  我思念川菜,但我并不孤单。

  因为我深知,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思念,太湖大学堂里还有很多人在思念川菜,比如南师。

  南师1937年5月即到了四川, 1947年离川,寓居四川达10年之久,舌头天天与辣椒和花椒打交道.七十多年来,南师也无论身在何方,胃却朝着四川,无时无刻不在怀念川菜。我来太湖大学堂之前,南老师就请人发来短信,要我在灌县(今四川省都江堰市)找两个做家常川菜的厨师,南老师的要求很简单:“不要专业的厨子,就要家常菜做得很地道很巴适的就行了。”

  一次,在饭桌上,南老师说:“国平啊,你尝一下,这个油炸花生怎么不像四川的那么好吃啊?”我尝了一颗,答道:“没放盐。”南老师说:“对,四川的这道菜是要放盐的。”南老师后来又多次说:“你们不知道,四川菜那个好吃哦,这么多年了,我很想念川菜,红油鸡块,麻辣鸡丝,那个吃起才叫过瘾哦!”

  还有一次,南师讲:“四川人好客、会吃。那时,有很多老朋友住在四川乡下,我去看他们的时候。主人就从鸡圈里逮只鸡,到鱼塘里抓条鱼,到田边地角摘豆荚,拔青菜,在磨子上推豆花……一会儿工夫就弄出一桌非常可口的菜了,吃得之舒服哦!”

  有一次,南师说:“提到宵夜,我就想起了成都的担担面。味道很好,麻辣味重,就是分量很少,一小碗。为什么会这样呢?分量少因为是晚上十一二点,很多人刚从剧院看完戏出来,吃点东西然后回家,分量少,才会意犹味尽。味道重则是因为深夜还有一些人从烟馆出来,麻辣味重,可以盖住鸦片烟的味道。”

  后来,魏承思先生来太湖大学堂,跟我讲:“老师在很多地方都要找川菜馆子。而且,老师的舌头非常敏感,尝一口,菜味高下立判。”魏先生随后讲了一件事,老师在香港时,香港开有一家四川“官府菜”,名气大,价格也贵得吓人,吃饭的人趋之若骛。排起队等。有一回,魏先生拿了一笔稿费约8000元,想到南师爱吃川菜,于是专门请厨师上门为南师做了一桌官府菜。南师兴高采烈地坐上桌子,把菜肴一一品尝后,说:“这根本就不是地道的川菜。”结果魏先生一问厨师,他们也只是见过这些菜谱,根本没有认真地学过,他们以为台湾人不懂川菜,可以糊弄过关,结果没有想到遇到了舌头与川味打了十年交道的南师。

  长随南师的刘雨虹老师今年92岁了,她的一生堪称传奇,南师不止一次对我说:“国平啊,假如我没空做口述的时候,你可以先采访刘雨虹老师,她很了不起啊。”听了南师介绍,我才知道刘老师原本是河南某县的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向往革命,15岁投奔延安,见过毛泽东,先入陕北公学,后进鲁艺,著名作家王实味曾是她的中学老师,在四川呆了很长时间,先后读过五所大学。后奔赴台湾,曾任驻台美军司令部英文翻译。中国第一个女外交官袁晓圆是她的姑姐,著名女作家琼瑶是她的外甥,当代著名学者、中央文史馆馆长、中国国学院院长袁行霈是她的小叔子……刘老师手有小疾,有天晚上,南师跟我们开玩笑说:“大家看见没,刘老师以前是个大美女啊,就是跟毛泽东握手之后,这只手就一直受伤到现在……”刘老师听后咯咯地笑了起来。

  刘老师跟随南师四十多年,一直默默无闻地为南师整理了很多著作,我看南师的第一本书《金刚经说什么》就是她整理的。她以前也在四川呆过,有一天晚饭有道菜是霉菜蒸肉,刘老师说:“看到霉菜蒸肉,我又想起了四川的咸烧白啊,最好吃的是垫碗底的咸菜,真香!还有夹沙肉(甜烧白)和龙眼肉。我们在成都的时候,还爱去吃吴抄手、赖汤圆、麻婆豆腐。”接着,刘老师还兴致勃勃地讲起了龙眼肉、夹沙肉的做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