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自由谈 | 大家 | 观察 | 解读 | 心性 |
【远去的龙门石刻2】沙门惠诠造像
发布时间:2014-04-01 10:39       文章来源:洛阳晚报       作者:余子愚         点击量:

核心提示:据《洛阳伽蓝记》等记载,北魏孝文帝太和元年(公元477年),全国佛寺有6400余座,僧尼有7.7万余人,而至北魏晚期的公元534年,全国佛寺有3万余座,僧尼有200余万人。北魏孝文帝尤其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在他统治期间,佛教迅速发展,并推动了佛教文化的繁荣,而当时最重要的佛教艺术形式就是石窟艺术。

  【远去的龙门石刻2】沙门惠诠造像

  编者按:龙门石窟造像精美,留有文字的造像题记数量之多居国内石窟之首。然而,沧桑变化,民国初年龙门石窟造像损坏严重,目前碑刻题记原石仅余2840品。值得庆幸的是,我市古籍收藏家晁会元收藏有1500多张龙门石窟造像题记拓片,为遭损坏的造像题记留下了珍贵的原始“照片”。为详载史册,洛阳晚报特别推出“远去的龙门石刻”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标题 刊登时间 作者
流落日本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 2014年3月25日 余子愚
《沙门惠诠造像》:见证北魏时期佛教盛况 2014年4月1日 余子愚

  原标题:《沙门惠诠造像》:见证北魏时期佛教盛况

  与上篇提到的流落日本的《安定王永平四年造像》不同,《沙门惠诠造像》原石被盗凿之后至今不知所终,当下很多人也未曾在一些资料中看过造像原貌;庆幸的是,透过晁会元收藏的《沙门惠诠造像》拓片,我们可清晰地看到人物造像及题记原貌。

  1 龙门石窟莲花洞内已无造像原石

  《沙门(出家人――记者注)惠诠造像》位于莲花洞北壁第三层。莲花洞,开凿于北魏孝明帝孝昌年间(约公元525年―约公元527年),因窟顶雕刻一朵精美的大莲花而得名。这朵莲花直径3米多,满是莲蓬和叠压的莲花瓣,立体感强,十分逼真。

  资料显示,清末民国初年,西方和日本学者不断到龙门石窟考察,并拍了大量图片出版发行。一些喜爱石刻艺术的外国人怀着对中国古代艺术石刻的野蛮贪欲,不择手段地毁坏我国优秀历史文化遗产,“黑手”不断伸向伊阙。

  晁会元说,《沙门惠诠造像》何时被盗,并没有确切记载。在1915年曾炳章拓印龙门石窟造像题记及1917年学者关百益拓制《伊阙魏刻百品》一书时,《沙门惠诠造像》原石尚在。其后,仅民间有拓片流传。直到20世纪50年代,龙门石窟组织石刻造像清查时,才发现《沙门惠诠造像》原石已被整体盗走。

  2 《沙门惠诠造像》见证北魏佛教盛况

  《沙门惠诠造像》全称《北魏沙门惠诠弟李兴造弥勒像记》,立于北魏建义元年(公元528年)七月十五日。

  晁会元先生收藏的《沙门惠诠造像》拓片为清末所制,长60厘米、宽25厘米。其中可见造像及题记呈对称式,文字共7行,可辨识者有“沙门惠诠弟李兴为亡父母造弥勒佛一区……建义元年七月十五日刊”等70多字。文字左右两旁是对称而有变化的佛像,上有飞天衬托,使得整个造像方正谨严,小中见大,完整而大气。尤其是人物的表情和手的生动姿势,宛如平民现实生活一般。

  从晁会元收藏的《沙门惠诠造像》拓片可以看到,在造像题记左右两侧,分别有6个和5个人物造像,其中各有一个僧侣造像。上方分别有一位飞天,姿态优美。《沙门惠诠造像》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经济文化状况、人情风俗、生活习惯等。

  据《洛阳伽蓝记》等记载,北魏孝文帝太和元年(公元477年),全国佛寺有6400余座,僧尼有7.7万余人,而至北魏晚期的公元534年,全国佛寺有3万余座,僧尼有200余万人。北魏孝文帝尤其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在他统治期间,佛教迅速发展,并推动了佛教文化的繁荣,而当时最重要的佛教艺术形式就是石窟艺术。

  3 反映当时佛教徒忠君尽孝的社会风气

  中国文化一向以忠孝伦理道德为核心,无论社会秩序,还是家庭关系,都是以忠孝伦理道德为基础的。佛教传入我国之后,围绕沙门是否应该忠君、佛教徒出家后是否应当尽孝的问题,展开了长期的论战。到北魏前期,佛教为了获得发展的费用,根据封建统治阶级的需要,首先由一个叫法果的沙门解决了拜佛与忠君的问题,同时,尽孝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据史书记载,法果改变以前“沙门不礼俗”的做法,带头礼拜皇帝,并提出“拜天子即是拜佛”的主张,即“帝王就是佛,礼佛就是忠君”。

  从《沙门惠诠造像》题记内容可以看出,受社会风气的影响,作为出家人的惠诠也不免“流俗”,和他的弟弟李兴一起为去世的父母造弥勒佛像,目的在于“福运亡灵,恒生净境”,表示对父母尽孝。

  4 造像题记被康有为列为“能品上”

  惠诠与李兴的事迹不见诸史书,但该造像具有极大的文化价值,尤其是题记的书法在魏碑体系中具有重要的位置。

  从《沙门惠诠造像》拓片可以看出,题记字形以纵长为主,兼有一二扁方形体,因势而成,不拘一格。笔致遒劲,外方内圆,结体舒展,落落大方,甚得清代魏碑书法家的青睐。

  晁会元说,存世最早的《沙门惠诠造像》拓片原为清代书法家赵之谦收藏。在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中,《沙门惠诠造像》与《龙门二十品》中的《杨大眼造像》一起被康列为“能品上”,可见其具有的珍贵书法价值。

  5 造像体现北魏服饰风格

  龙门石窟是历代皇室、贵族发愿造像最集中的地方,是皇室意志和行为的体现,是当时的人们对生活有所追求的缩影。龙门石窟把历史定格在崖壁上,使后人有幸亲眼目睹祖先绚丽多彩的服装,洞察祖先的服饰风格,了解祖先服饰的内涵。

  在南北朝时期,一些少数民族首领初建政权之后,鉴于他们的本族服装不足以炫耀其身份地位的显贵,便改穿汉族统治者惯着的华贵服饰。尤其是帝王百官,更醉心于高冠博带式的汉服制度,最有代表性的便是北魏孝文帝的改制。

  公元494年,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之后,将鲜卑族夹领小袖紧身服饰改为汉人宽袍大袖服装,使衫领敞开,袒胸露怀,这是北魏文人雅士的典型服饰。于是,无论是文人雅士还是皇室贵族,他们服饰的特点都为衣服宽松,袖子肥长,使人显得飘逸、洒脱。

  从《沙门惠诠造像》可以看出,造像中的人物都着交领式长袍,腰间束带,衣褶层层聚拢,很齐整,袖子也很宽,几乎垂于地面,有一种飘若仙人的神圣感。

  此外,北魏时期的妇女一般上身穿衫、襦(短衣;短袄――记者注),下身穿裙子,款式大多是上衣简单,下身繁琐,腰身部分紧身合体,而袖筒特别肥大。裙多褶,裙长曳地,下摆宽松,从而有俊俏潇洒的美学效果。

  《沙门惠诠造像》左侧的女性造像显示,北魏女子一般把长发高高盘起,梳双丫髻,更显瘦削、飘逸。北魏女性追求飘逸、洒脱的个性与北魏人们以瘦为美的审美时尚息息相关,这种服饰恰恰迎合当时的审美观。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