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自由谈 | 大家 | 观察 | 解读 | 心性 |
蒋志:李白文化源流的中华因素
发布时间:2014-04-02 15:41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钟永新         点击量:

核心提示:李白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切入全球化浪潮的重要文化资源。李白精神是李白文化的核心部分,李白文化需要我们不断发掘、整理、研究,特别是要深入论证李白文化精神的现代价值。

  蒋志:李白文化源流的中华因素

2014年2月9日,四川省李白研究会名誉会长、绵阳师范学院蒋志教授接受采访 钟永新 摄

  (原标题:四川李白研究会名誉会长蒋志:李白文化源流的中华因素——访四川李白研究会名誉会长蒋志教授)

  嘉宾介绍:蒋志,1937年3月生于四川江油,1959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历史系。1984年7月至今在绵阳师范学院工作,教授,曾任政史系主任、绵阳师院教学督导员,担任中国古代史、地方史、旅游学等教学工作和李白研究。现任四川李白文化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四川李白研究会名誉会长、四川大禹学会理事等,先后兼任过国际汉诗协会理事、李白学会理事。

  主持人:钟永新

  【核心提示】:

  ◆李白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切入全球化浪潮的重要文化资源。

  ◆李白精神是李白文化的核心部分,李白文化需要我们不断发掘、整理、研究,特别是要深入论证李白文化精神的现代价值。

  ◆敢于向传统的权威观点挑战,提出独创的新观点,并为之坚持到底,川籍学者大都在学术上有股倔犟劲。

  ◆读书要与实地考察结合起来,学术研究应该“济世致用”“古为今用”。

  治学力求严谨、博闻、独创

  记 者:蒋教授,您好,您在重庆求学时曾师从蜀中名宿吴宓、杜钢百、邓子琴等教授,请问老一辈学者对您致力于史学研究有哪些学术启迪?

  蒋 志:1955—1959年我在西南师范学院(今西南大学)历史系求学,当时系里由吴宓教授担任世界古代史教研室主任,教我们“世界古代史”、“外国文学史”。他是学贯中西的大师,学术十分严谨,讲课旁征博引,记忆力特强,历史事实、人物、时间、地点都记得很清楚,同时善于用简要示意图,表明时、地、事之间的联系,板书一丝不苟,坚持用繁体字书写,讲授提纲也用毛笔竖写繁体字,有外文则用毛笔写印刷体,我们的论文式作业,他用毛笔批改,看到有错别字,一笔也不会放过,批语后面照例要郑重盖上他的私章。他还很喜欢同学向他提问,有问必详答。他严谨的治学作风对我影响很深。

  杜钢百教授讲“历史要籍介绍及选读”,他是著名经学大师廖平的嫡传弟子,也是四川马克思主义运动先驱者王右木在成都高等师范学校的学生,又是吴宓做主任时清华国学研究院第一届的研究生。杜老师知识非常渊博,既是经学家,又是史学家,他要求我们“博闻强记”,不仅认真阅读史籍,其中的名篇必须背诵。他还引导我们做学问要扎实,掌握第一手资料,决不可辗转抄袭,以讹传讹。他讲历史事件的时间、地点、人物根本不看讲稿,所创造的“连锁记忆法”、“歌诀记忆法”使我也获益匪浅。

  邓子琴教授是中国古代史教研室主任,走的是文史哲贯通的治学道路。1958年和1959年春,他带领我们部分同学,先后到茂汶羌族和凉山彝族地区考察,使我学到了田野调查的基本方法。他给我们讲“隋唐五代史”,有一次布置自选题目写论文,我写了篇近万字的《唐代的手工业》,自我感觉还很好。邓老师仔细批改后,写了批语,大意是:作为资料汇集还可以,但没有自己的学术观点,严格来说还算不了学术论文。这一批语使我终身受益,懂得学术研究不能人云亦云,必须有自己的独创见解。

  此外,徐永年(徐无闻)先生是中文系老师,给我们讲“中国古代文学史”,他编写的讲义学术水平很高,所选屈原、李白的诗篇,在“文革”最难熬时,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后来我研究李白,也是受徐老师的影响。

  川籍学者研究李白的个性与共性

  记 者:您是我国知名的李白研究学者,成果很多,是最早提出“李白生于蜀中”和“李白文化”的学者之一,请介绍一下您主要的学术观点和发端源流,以及在李白研究领域中的“四川学派”主要有哪些学术特色?

  蒋 志:我生长于李白故里,五岁时,我家就搬到李白读书的匡山之麓,常听父亲讲李白的故事,知道李白出生于彰明县青莲乡(今四川省江油市青莲镇),他还带我上匡山太白殿拜李白,所以从幼小时我就产生了对李白的崇敬之情。

  我正式开始李白研究是在1980年。当时参加江油李白纪念馆的筹建工作,在撰写陈列室资料时,首先碰到的问题是李白出生地究竟在哪里?当时流行的观点是郭沫若在《李白与杜甫》中提出的李白“出生于中亚细亚的碎叶”。我认为既然在李白故里建李白纪念馆,就应恢复历史本来面目,馆中关于李白生平的展示就应当写明李白出生于四川江油,于是我查找了大量文献资料和本地方志、碑刻,撰写出论文《李白生于四川江油》,先后投稿几个报刊都未登载,直到1982年10月才刊载于《四川大学学报丛刊》第十五辑。

  1982年秋,江油李白纪念馆主体建筑落成,开始预展,并召开李白学术研讨会,邀请全国知名李白研究专家参加,我在会上阐述了李白生于江油青莲乡的观点,引起强烈反响。

  此后学术界出现了李白出生地问题的争论热潮,共有六种李白出生地的说法。后来我又陆续发表《李白出生地诸说质疑》《李白出生哈密质疑》《从唐代碎叶镇位置看李白出生地》《再谈李白出生于四川江油》等论证李白生于蜀的论文。同时还有裴斐等多位先生撰文论证李白生于蜀。

  现在这一观点终于为大多数人所接受,1992年版的中学历史课本已改为“李白彰明(今江油)人”。《中国大百科全书》《英国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李白》专条中,明确说李白是四川江油人,而不说出生碎叶。原中国李白学会会长薛天纬教授评价说:“对于李白生于蜀中这一说法,蒋志先生的考证用力最勤、学术贡献也最大。”

  此外,我提出的独创性观点还有:

  (1)在李白家世问题上,提出李白并非岀身于贵族富商,而是普通平民百姓;李白之父并非富商,而是文化修养很高的继承了中华文化的隐士,驳斥了李白之父是胡商,李白是胡人、外国人的观点。

  (2)对于李白在蜀中的事迹、诗作、交游,特别是与赵蕤的关系及所受的影响,进行了详细考证。

  (3)把李白放在中华文化的背景下,从地域文化的特定视角探讨李白思想性格与创作特征形成的原因。指出李白从小受巴蜀文化熏陶而形成自己独特的个性,后来漫游祖国各地,先后接受了楚文化、吴越文化、中原文化、鲁文化的影响。李白父辈从西域而来,他还接受了西域文化的影响。

  (4)在研究各种地域文化对李白影响的基础上,提出李白文化概念。

  (5)提出李白不仅是伟大诗人,也是位杰出的旅行家。

  在现代李白研究的学界中,川籍研究者尤为令人瞩目。

  首先是郭沫若先生,他的“李白出生中亚碎叶说”、“李白之父是豪商”等观点我是不同意的,但他在“文革”那“万马齐喑”的年代坚持学术研究,写岀专著《李白与杜甫》,对李白及其诗歌进行总体深入的研究,提出“李白的思想……基本上是儒、释、道三家的混合物。”批驳了李白是西域胡人的错误观点,论证李白曾二入长安,考证了李白第一次入长安的时期及事迹;……他的这些精辟见解,为李白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

  裴斐先生(成都人,生前为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力主李白岀生蜀中说,在1987年12月1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发表了《李白出生地辨》。《中国大百科全书》编辑部邀请裴先生写《李白》辞条,他将李白岀生于蜀的观点写进这部权威工具书。上世纪50年代裴先生还在《光明日报》撰文,认为李白出现在唐帝国盛极而衰的历史转折时期,他的诗歌是当时各种尖锐社会矛盾的集中反映,是对社会黑暗的无情揭露,对大唐盛世的歌颂。1957年裴先生被打成右派,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坚持研究,撰写完成《李白十论》。此外裴先生非常重视李白资料的收集甄别,他还与刘善良先生一起主编完成了《李白资料汇编•金元明清之部》。

  安旗先生(成都人,西北大学教授),她几乎将全部心血倾注于李白研究。她所主编的《李白全集编年注释》填补了国内李白编年诗集的空白,她的著述还有《李白年谱》《李白纵横谈》《李太白别传》《李诗咀华》等。

  此外,研究李白的川籍学者还有杨栩生、王定璋、吴明贤、丁稚鸿等,他们在李白研究方面都有各自独到的学术见解。

  2006年成立四川李白文化研究中心,作为四川省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团结吸纳了大批川籍学者。该中心成立8年来,立项课题147项,有300多人参加课题研究,产生科研成果142项,其中有专著16部。这些课题不仅是从文学、史学角度研究,而且从哲学、教育学、心理学、文化学、民俗学、音乐学、旅游学等多方面研究。

  现在我觉得,还不能说四川李白研究已形成为一个“学派”,不过川籍学者研究李白是有一些共同特点:

  1.带着对乡贤李白的特殊感情,执着精心地进行研究

  如郭沫若对李白特别推崇,他明确表示“唐代的几位诗人,我比较喜欢李白,这是我的口味,不能拿别人的嘴巴来代替我的嘴巴”。在《李白与杜甫》一书中,也明显表现了他对李白的过分偏爱。

  2.坚持服从真理,尊重事实,不迷信权威,不囿于陈说

  敢于向传统的权威观点挑战,提出独创的新观点,并为之坚持到底。裴斐先生曾经对我说:“有人说我们‘蜀人好辩’,是的,我们要为真理而辩,绝不随风倒,谁有真理就服从谁,学术权威也不一定都掌握了真理,流行的观点也不一定是真理。为追求真理,捍卫真理,就要大胆地去争辩,真理愈争愈明嘛!”

  裴先生与他老师林庚先生关于李白与盛唐气象的争论,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到80年代又继续争论。他对李白出生地的观点非常自信,多次说:“要想推翻李白生于蜀之说,根本不可能。除非你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魏颢和李阳冰的序是伪作。”可以说川籍学者大都像裴先生那样在学术上有一股倔犟劲。

  3.重视文献资料的收集整理,力求占有笫一手资料

  1985年,绵阳师范专科学校成立李白研究室,裴斐先生建议我们从资料收集工作搞起,先编辑《李白研究资料索引》,后来纳入《李白大辞典》。

  安旗先生为了收集整理李白故里的资料,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还专门在江油住了段时间,进行田野调查。

  我与江油李白纪念馆的同仁,经过近6年查阅古籍和田野调查,才得以完成《李白与巴蜀资料汇编》。我们认为学术研究必须坚持“无征不信,严谨求实”。要确立一个观点就要有充分的史实,用证据来说话,不作主观臆想的抛空之论。

  4.重视应用性研究

  近年来四川李白文化研究中心除对李白生平及其诗歌研究外,应用研究也占很大比例。如李白文化的现代价值、发展李白文化产业、开发李白文化旅游资源、李白文化走进校园、“5•12”大地震后对李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与重建等。


李谪仙诗意图 张大千 1962年作 (资料图片)

  李白文化为什么能走向世界

  记 者:您既是四川李白研究会的名誉会长,也是四川李白文化研究中心的学术顾问,请问在文化强国的时代背景下,您认为“弘扬李白精神,传播李白文化"的意义何在?

  蒋 志:近百年来科学技术飞跃发展,物质财富巨大增长,但另一方面又出现物欲横流、精神空虚、道德水准下降,国际上的霸权主义、恐怖主义,使战争、骚乱不断发生。特别是全球性的生态环境的恶化,出现了全人类的生存危机。面临这些问题,西方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在未来要构建全球化的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的社会,就要在东方寻求人类生存的智慧。现在人类面临的是世界性潮流的现代化和经济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促使政治、文化等方面在全球范围的一体化。全球化要求不同种族、国家、地区必须谋求共生之道,一起创立和平共存的国际形态。

  中共十八大提出要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现在我国面临全球化这一不可逆转的趋势,如何使我国成为文化强国?我认为一方面要吸收西方文化的优秀部分,而不是“全盘西化”;另一方面要发掘、弘扬本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振奋民族精神,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在多元一体的世界文化中有我们重要一席。李白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切入全球化浪潮的重要文化资源。事实上,李白文化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已超出国界,走向全世界。早在16世纪,李白诗歌就开始传入西方。现在,李白诗歌已经翻译成几十种文字,流传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中国诗人的作品在世界上被翻译得最多的是李白诗歌。

  1999年我在浙江举办的国际李白学术会议上,听到德国著名汉学家、科隆大学教授吕福克说:“李白不仅属于中国的诗人,同时也是属于全世界的诗人,他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李白’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世界文学史上,一个来自古老中国文化的宝贵遗产。”

  具体而言,提倡诵读李白诗歌,学习李白精神,弘扬李白文化,对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提高公民道德素质有重要意义。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第一,李白从小有远大理想,以天下为已任,追求“安社稷,济苍生”。为此,他以“铁杵磨针”的精神,博览群书,习文练武。24岁离别故乡时高唱“莫怪无心恋清境,已将书剑许明时。”怀着“四方之志”,“仗剑去国,辞亲远游”,以实现“使寰宇大定,海县清一”的宏伟志向。

  第二,李白写了许多关心祖国命运,渴望为国效力的诗篇。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东山高卧起来时,欲济苍生应未晚。”“苟天济世心,独善亦何益。”他的忠君爱国之志虽屡经挫折,却是“一朝复一朝,发白心不改。”安史之乱发生,国难当头,激起他救国救民的满腔热情。他认为“此乃猛士奋剑之秋,谋臣运筹之日。”正是为国建功,英雄用武之时。他投入永王幕中,写了《永王东巡歌》等为平定安史之乱、鼓舞士气的诗篇,但是他的满腔报国热情很快被一桶冰水浇灭,救国之志未能实现,反而成为李氏兄弟争夺帝位的牺牲品,被加上“附逆”罪名投入监狱。后被流放,想的是“何日金鸡放赦回”,“何用入宣室,更问洛阳才。”李白被赦后,他那一颗忠君报国之心还在燃烧,“中夜四五叹,常为大国忧。”那时他年届花甲,贫病交加,穷愁潦倒,却还想要去投入李光弼帐下,参军平叛。

  第三,李白诗歌中充满人本主义精神。他关心民众疾苦,歌颂普通劳动者的勤劳、质朴、好客等优秀品质,如《宿五松山荀媪家》《秋浦歌》《越女词》《赠汪伦》等,表达了对普通民众深厚的情感。

  第四,李白为人刚正不阿,敢于蔑视权贵,同腐败黑暗势力抗争。李白视富贵如浮云,任侠好义,扶危济困,同情和支持弱者,对于祸国殃民的腐败黑暗势力敢于蔑视,并与之抗争,表现出铮铮铁骨。他面对腐败荒淫的权贵,刚正不阿,写了不少的诗歌揭露他们的丑行,痛斥他们是“蟊贼”、“苍蝇”、“魑魅”。他高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第五,李白吸收了儒家和道家文化精华,表达了人类共同的美好理想。李白的理想是“使寰宇大定,海县清一。”“海晏天空,万方来同。”“天地皆得一,澹然四海清。”“使天人晏安,草木繁殖。”也就是使天下太平,各族人民和谐共处,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李白写了不少诗歌,强烈反对破坏这种和谐的非正义战争,如在《战城南》中,揭露了战争的残酷性,指出“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在《古风》第三十四中揭露了不义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他主张“如何舞干戚,一使有苗平。”也就是罢兵息战,偃武修文,用和平手段解决各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

  第六,李白诗歌体现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他熟读儒家、道家的经典,接受了“天人合一”的思想,从小生活在自然景色十分幽美的环境中,一生热爱自然,崇尚自然,以全身心去拥抱自然。他“一生好入名山游”,“或遇胜境,终年不移,长江远山,一泉一石,无往而不自得也。”在他的诗歌中有大量内容歌颂自然山水,展示了大自然的各种美,或雄伟壮阔、或秀丽幽深、或险峻奇特,读了他的山水诗对大自然的热爱之情油然而生。李白的山水诗不仅是一般的“情景交融”,而且是把自己的身心与自然融为一体,自然中有我,我中有自然,以拟人化的手法把自己的情感融入自然中。如《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又如《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青山、明月都成了李白的好朋友。这类诗歌还有“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花枝拂人来,山鸟向我鸣。”“白云南山来,就我檐下宿。”……大雁、山月、山花、山鸟、白云都成了李白喜忧相通之友。

  学术研究要“济世致用”“古为今用”

  记 者:您主张学术研究“济世致用”“古为今用”,提倡读书与实地考察结合起来,并多次到川西北民族聚居区艰苦考察,对编写地方史稿做出了巨大努力,请问您的学术田野考察经验主要有哪些?有哪些难忘的往事经历?

  蒋 志:我在中学工作时,就注意运用乡土教材充实教学和开展地方史调研。1978年起通过多次调查整理和寻访资料,终于完成《四川马克思主义先驱者王右木》一书初稿。1984年,我到绵阳师范专科学校工作,科研方向一是李白研究,一是绵阳地方史。我坚持认为读书要与实地考察结合起来。在研究中,我发现李白在蜀中这段的文献资料特别缺乏,于是只要李白走过的地方我都一一实地考察。如李白《访戴天山道士不遇》中的戴天山究竟在何处?学术界有争议,地方志记载不详,为弄清此问题,我6次攀登上海拔2000多米的戴天山考察,终于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我还徒步穿越走过阴平道上的涪江六峡达60公里,才得出李白代表杰作《蜀道难》酝酿、取材于涪江六峡的结论。关于李白流放是否到了夜郎的问题,我就利用假期专门到夜郎(今贵州省桐梓县)考察以论证解答。

  由于开设了地方史课程,但无现成的教材,只能白手起家,除查阅地方史志以外,还进行实地调查,走访知情人士,往往在取得可靠的一手材料后再写教材。我每年都要到绵阳山区县偏远的少数民族聚居地考察,了解藏、羌、白马人的历史及民族文化,曾8次到虎牙、6次到王朗,北川几乎每年都要去。通过田野调查,搜集到许多可贵的第一资料,不仅为写《绵阳历史》而采用,还完成了省级课题“绵阳旅游资源的开发与保护”。

  通过田野调查我主要体会到以下几点:

  (1)不轻信现存文献资料和结论,要经过实地考察做岀正确结论。如绵阳城区唯一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平阳府君阙,以往志书都说仅存“平、汉”二字铭文,我经过多次反复仔细考察,辨认出了“平、汉、杨、府、道”五字,否定了平阳府君阙的墓主是李福,提出了该阙应正名为“绵阳杨氏阙”的新观点。

  (2)进行田野调查带有抢救性质。不少历史文化的传承人、历史事件的目击者年事已高,许多访谈对象在采访后不久就去世了,想对他们再次采访已经不可能,如王右木的亲人和学生都已去世;虎牙高山堡的藏族老人戞氐呷,在听他讲藏族的民俗礼仪和演奏唢呐并录音后不久便过世了;青莲镇的肖吉洲、杜国通老人,有一肚皮的李白民间传说故事,还是李白民俗活动的目击者、参与者,在接受采访后不久就先后去世;戴天山上的老道士一位去世,一位云游,不可能再见到他们了;绵阳城区的平阳府君阙,在“5•12”地震中受到损伤,加之风雨及汽车尾气腐蚀,上面的字现在已经模糊不清。因此,历史工作者应具有田野调查的责任感和紧迫感。

  (3)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苦中可以求乐。我去川西北山区考察,一般都在海拔2000米以上,最高处到过海拔4000多米。全靠双脚攀登,有些地方根本无路可走,或披荆斩棘,临时开路;或攀绳而上,缘木附壁;或踩过摇摇欲坠的独木桥;或涉过刚刚溶化的冰水河。晚上则住帐篷、宿岩窝。夏天会遭到暴风骤雨袭击,全身湿透;冬天又会被冰雪霜冻包围,彻夜难眠。

  我记得,2006年9月,我已70岁高龄,在平武虎牙考察,连续7天爬山涉水,和我们一道考察的扬州大学某教授,不小心跌入深渊,差点儿被冲下几十米高的瀑布,至今想起来仍然后怕。但是经过艰苦的考察,获得了珍贵的文化资料,欣赏了壮雄秀丽的美景,而且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所得到的快乐是无法言传的。现在我已经77岁了,还经常和年轻人一道岀去考察。

  李白精神是李白文化的原生体

  记 者:对于学术界的青年学者,应该如何继续开展李白研究?还有哪些领域可以取得新突破?

  蒋 志:当今进入网络信息时代,据不完全统计,用“百度”以“李白”进行检索就有8000多万条。然而网络传播形态的李白,固然有介绍、欣赏李白诗歌,正面颂扬李白的,但也有部分用戏说、调侃、插科打诨的搞笑方式,歪曲李白形象,消解李白精神,将李白置于被嘲笑、被戏谑的尴尬处境。如《大话李白》《大唐第一古惑仔李白》等。这种低俗的网络文化,抛弃了传统文化中最重要的精神品质,可见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危机。

  青年学者开展李白研究,要继承老一辈学者高尚的学术品格和严谨的治学态度,不断提高理论素养,坚持运用唯物史观研究问题,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坚持无征不信,严谨求实的原则。裴斐先生在《文学原理》中说:“很难想象一个热衷功利的人能成为作家,更不用说对蝇头小利斤斤计较的市侩了。这种人即便进入作家之林,若用历史眼光看,其艺术生命决不比火柴头燃烧的时间更长。”我认为:随风倒,赶潮流,不能坚持真理,是学者的大忌;迫于某种压力,说违心的话,是学者的悲哀;岀于某种功利,出卖学术良心,伪造论据,说假话,编胡话,是学者的耻辱。

  李白研究可以说已经开展了上千年,有关李白生平、李白诗歌的研讨成果已经不少。是不是用不着再研究了?我认为还可以再研究。李白生平还有许多谜团没有解开,李白诗歌也可以从多角度进行解读,尤其是“李白文化”内涵相当丰富,还可以取得新的研究突破。作为历史人物的李白,他的生平经历、思想意识、行为方式和创作的诗歌,是李白文化的原生体。千百年来,人们在崇敬李白、接受传播李白诗歌的过程中形成了李白文化。按文化结构来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

  (1)物质文化 能用视觉和听觉感知到的物质实体,主要指李白遗迹游踪中纪念李白的祠堂、庙宇、雕塑及其传说、戏剧等。

  (2)行为文化 民众为表达对李白的崇敬之情,每年定期要举行隆重的祭祀典礼和庙会。在李白故里四川江油、李白第二故乡湖北安陆、李白终老之地安徽马鞍山,都有祭祀李白民俗活动。改革开放以来,还多次举行国际李白吟诗节、李白文化旅游节和太白灯会,这些属于新时期出现的李白行为文化。

  (3)精神文化 指李白传奇的生平事迹,特别是他诗歌中所表现的精神。李白精神是李白文化的核心部分,也是李白受到崇敬的根本原因。李白文化需要我们不断发掘、整理、研究,特别是要深入论证李白文化精神的现代价值。

  【访谈手记】初春时节,重返三国蜀道上富乐之地绵州城,拜访四川李白研究的代表人物蒋志教授,他已年近八旬,双目依然矍铄闪耀,热忱接待我的光临,于是在雏凤山间,与他就李白文化的历史研究和当下意义展开漫谈,而后获得蒋老师传来的万言文稿,整理与阅读之间,良多会心和慨然。(钟永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