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自由谈 | 大家 | 观察 | 解读 | 心性 |
南怀瑾:谈临终前身体四大的变化
发布时间:2014-06-10 16:20       文章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作者:李芳         点击量:

核心提示:说到人的死亡,其实人天天随时在死,不只一年一月的衰老,而是每个时辰,每一刻、每一秒都在衰老。庄子讲得更彻底,“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当你生出来的时候,就是死亡的开始,即生即死,随时在生死。庄子讲生命更有意思的一句话,我常引用的,就是“不亡以待尽”。这是庄子对于人生价值、生命价值的一句定论。看到人活一百岁,或者一百五十岁;我也活了九十岁,看起来是活着,实际上是“不亡以待尽”,等死而已。

  [原标题]南怀瑾谈临终前身体四大的变化

  说到人的死亡,其实人天天随时在死,不只一年一月的衰老,而是每个时辰,每一刻、每一秒都在衰老。庄子讲得更彻底,“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当你生出来的时候,就是死亡的开始,即生即死,随时在生死。庄子讲生命更有意思的一句话,我常引用的,就是“不亡以待尽”。这是庄子对于人生价值、生命价值的一句定论。看到人活一百岁,或者一百五十岁;我也活了九十岁,看起来是活着,实际上是“不亡以待尽”,等死而已。

  当你第一天生下来,就已经开始死亡。你说这个孩子几岁了?三岁。唉,前面的已经死亡了,后面来的日子,随时随地在死,在衰弱,在消亡。所以,生出来会老,会生病,老就是一种病,最后是死亡。老病是中间,是死亡的一个前奏。生与死是相对的,对待道理,观待道理,有生必有死,不过早死迟死而已。所以人要修到青春常驻,永远保持青年一样健康,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也有可能,这是秘密了。《楞严经》上说,有秘密在,看你怎么做工夫。但是也不是永恒,不过衰老得慢一点而已。

  我们了解了这个以后,现在再讲人的死亡问题。刚才说的是,一个人很安详的在自己家里寿终正寝的死。当病人要死亡以前,四大先起变化。首先是地大发生障碍,变化了,人体的地大是骨节、筋骨。所以年纪大了的人,或风瘫了的人,半边没有知觉了,筋骨、神经这些死了,也就是地大的半边已经死了。我们现在不讲医学,讲医学更细了。

  要死以前,身体动不了了。我们读儒家的书,看到孔子的学生曾子,写《大学》的曾参,临死前,告诉旁边的学生和儿子:“启予足,启予手。《诗》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曾子临死,为什么叫启予足,启予手呢?因为不能动了,告诉学生把我的脚放好,手摆好,我要走了,最后一口气了。然后,弟子们告诉他,老师啊,已经摆好了。他说,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作人一辈子,常常提心吊胆,战战兢兢,战战是发抖的样子,兢兢就是脚都不敢踩实的样子;如临深渊,好像站在悬崖边缘,脚下是万丈深渊,一不小心就失足成千古恨了。如履薄冰,初冬刚结薄冰,或早春要解冻时,走在河面上,要有工夫和本事,一个疏忽,掉下去就没命了。作人一辈子,要想修养到死都没有遗憾,如孟子所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实在是个伟大的工夫。

  人骗人是常事,最妙的是人还都喜欢骗自己。可是到了自己要死的时候,仍骗不过自己。要想做到内心对人没有亏欠,就“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了。人生是如此之困难,尤其是厉害关头,能不能为忠臣,能不能为孝子,就在这么一念。如果怕自己吃亏,就掉下去了。现在我手脚都失去了知觉,已经死了一半了。“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到这个地步,我才敢说大话,我不会再犯错了。“小子!”意思就是说,你们年轻人要留意啊!

  当这个身体不受你管,有时候连翻身都难,这是地大先死亡。不过还有医药可救。

  第二步,水大分散,这是正要死,真的要死了。两个眼睛瞳孔放大了,你虽然站在他面前,他看你距离好远,像一个影子一样;你跟他大声讲话,他听到像蚊子叫一样——啊?讲什么?听不见啊。身上出冷汗,汗流出来是粘的、冷的……这是水大分散。我们这个身体百分之七十是水,水大分散,就出这种汗了。一看这个现象出来,几乎没有救了,到了真正要死的时候了。接着肛门打开,最后一次大便;最后一次出精,非常短暂的性快感,没有救了。这是身体下面现象。

  身体上面呢,喉咙这里呃……呃……的,呼吸很困难了。水大死亡之后,跟着来的是风大分散,气也马上要没有了。这个时候,说不出话来,气上不来了。现在医生就打开喉部气管,插管子,抽痰。水分流不动变成痰了,医生只好把痰抽出来,肺都严重发炎、支气管被痰塞住了。抽了痰,呼吸的气一步一步上来了,呃……呃……呃……最后,气到喉结处呃……呃……如果一口气上不来,气断了,就死亡了。

  当年一些老朋友走,我问他的儿子:有灯草没有?现在人是点电灯,没有灯草,那就把鸡毛拿来,鸡毛在口鼻那里放一放,不动了,或者拿个很薄的纸测验,呼吸没有了,就是走了。

  再回转来讲,当人要死的时候,身体像被压住,不能动了,地大开始死亡。临死的人感觉是做梦一样,感觉自己要到一个地方,很黑暗,或者有点亮光,给东西压住。那个痛苦必梦魇还难过,梦中只是压住难受;到死的时候,那个压住像两个山挟拢来一样的难受。

  到水大分散的时候,意识分散,好像进入梦境,掉到水里去,掉到海洋,还听到里头的水声,像海洋的声音,实际上是身体内部的变化。

  等到风大分散,气到了喉部,迷迷糊糊,那个境界里,感到台风把自己吹得又冻又冷,最后,呃一声,气断了。

  这个风大的死亡一步一步上来,同时连到火大的分散,体温跟着风大的分散一步步丧失,身体一步步变凉。上面喉咙这里呃……呃……最后一口气不来了,整个身体也冷冰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