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齐鲁风情|泰山
发布时间:2015-03-24 15:28       文章来源:中华五千年            作者:综合               点击量:

核心提示: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象征。这其中除了人们所熟知的国旗、国徽、国歌、国花、国鸟之外,还有一项重要标志,那便是“国山”。


【图语:泰山】

  世界上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家象征。这其中除了人们所熟知的国旗、国徽、国歌、国花、国鸟之外,还有一项重要标志,那便是“国山”。一个民族的文化,有精神形式的表现,有物质形式的表现,山川河流是物质形式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而举国山岳之中,能被认为足以象征其国家、民族精神者,便是人们习称的“国山”。12月16日,“大众讲坛”请来周郢教授,阐述泰山称为“国山”的理由。

  中国“国山”之名起源很早,早在《山海经》之上,便有“国山”之名。不过当时的所谓“国山”,只是一部落圣山而已。延至三国东吴,开始出现了封建王朝法定的“国山”。到了近代,随着现代国家观念的加强及民族观念的自觉,评定中国“国山”呼声日高。那么,在中国境内的名山大岳中,有哪一座山堪当“中华国山”呢?老舍先生以及现代学者徐守揆、当代国学大师季羡林、任继愈、作家贾平凹等均曾先后认为,当推东岳泰山为国山。今拟继诸家之后,对“国山”应具备的要素以及泰山与中华文化的关系,试作阐述:

  泰山与中华历史

  “中华国山”首先应具备的,便是“历史的连续性”。也即是我们所认定的“国山”,必须是在我国各个历史时期大多数中央政权承认的域内第一山。

  早在上古时期,泰山便是重要部落的聚居地,尧舜时期已将岱宗作为巡狩四方(四岳)的首巡之地。周代立国后,将天下九州各确定一座名山为其镇山,其中所定兖州的镇山便是泰山,泰山作为一州之镇的政治地位已然确定。西周中国的山岳祭祀开始制度化和等级化,规定唯有周天子与鲁公方有权力致祭泰山。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至泰山举行封禅大典。正如郭沫若先生所论:“自秦汉以来,历代帝王封禅,也就是向泰山朝拜。比帝王都还要高一等,因而谁也不敢藐视泰山了。”泰山作为中国名山的代表,在大一统王朝中首度得到确认,也即从一州之镇开始升格为九州之望。

  一般认为,“四岳”的观念在上古已现雏形,《尚书·舜典》所载大舜所巡四方之山,可能便是“四岳”的先声。泰山不仅名列四岳之一,且因是君主首巡之地,地位已有突出其他三岳之势。五岳制度定型于西汉。汉武帝前后八次封禅泰山,遂使泰山地位凌驾于其他四岳之上。至汉宣帝时,诏令定五岳之制,泰山不仅名列五岳之首,而且祭祀规格亦明显高于其他四岳,这是首次以国家政令形式,明确了泰山作为中国第一山的神圣地位。由于这种种因素,最终促使泰山在两汉之际,成为中国影响最大的山岳。

  秦汉以后,历代王朝都有山川崇祀制度,列祀典之首者,尊之为“宗山”。泰山自秦汉时成为“宗山”后,除去个别时段(如武周)外,基本上于历朝都延续着这一山岳地位。

  在秦汉之后的魏晋南北朝中,不仅曹魏、两晋等中原王朝完全宗承先代的祀岱制度,就连十六国中的后赵、前秦、南燕及北朝魏、齐也莫不赓续泰山庙祀。隋文帝更亲赴泰山,设坛致祭。唐高宗、唐玄宗都在泰山举行封禅大典,玄宗并加封泰山神为“天齐王”,继之又在御制《纪泰山铭》中,申述了其“五岳之伯”的首山之位。宋真宗出于政治需要,在位期间举行了规模空前的泰山封禅,告成之后,先后加封泰山神为王、为帝,使泰山神阶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一级。明孝宗在御制《东岳庙碑》中礼赞泰山为“群岳之长”,称其“奉我胤祚,光我化甄”,再次昭示了泰山为大明之“宗山”。满清政权兴起于长白,称斯山为“皇清亿万年发祥重地”,但入主中原后,在文化上加强对汉族文化的认同,为此康熙一方面宣称“泰山山脉来自长白”,从地缘上来说,满汉实为一体,有着共同的文化根脉;另一方面亲祀泰山,行二跪六叩之礼,其尊崇仪礼,已超越明帝。其孙乾隆更十次巡幸泰山,六次登祀岱顶,创下了帝王祀岱的最高纪录。乾隆并在记碑中宣称:“泰山位长群岳,称宗最古,表望最尊。”变相认同了泰山在清所居“宗山”之位。

  通观泰山在中华五千年中的历史变迁,其从“镇山”、“岳山”、“宗山”,直到拟议“国山”,可以说在各个历史时段,其山无不占有显赫位置。泰山与国家政权关系之密,历史延续之长,社会影响之大,确乎是其他诸山难以比肩的。

  泰山与中华地域

  国内名山之中,真正影响能遍及中国全境者,唯有一座泰山。泰山信仰本属山东半岛的地方信仰,由于这一地区为中国文化重心所在,其崇祀渐为中原王朝所接受,泰山信仰也由中原、北方继而又扩展到江南与边疆,由地区性崇拜演变为全国性信仰:

  泰山信仰首先兴起于远古山东的东夷部族中,随着夷夏交融而扩展到中原地区。两汉泰山治鬼的观念已在中原盛行。唐代东岳行祠制度开始后,庙祀由山东而渐及北方各州县,唐代的河南、河东、河北等道——也就是今天山东、河南、山西、河北等地,都是较早建立东岳庙的地区。

  泰山信仰传播的第二重区域,是中国南方地区。五代两宋时期,由于江南开发与中原移民,泰山信仰由北而南,东岳庙祀在南方开始兴盛。特别是宋室南渡,将东岳崇祀大力在江南推广,更使得南方一跃成为泰山信仰的又一重镇。

  随着历代王朝对边疆的开发,泰山信仰也开始向边境各地传播。元代,东岳庙首先构建于漠南蒙古;明立国后,云南、贵州、广西、宁夏等地先后纳入版图,包含有东岳庙的官方祭祀体系在上述地区推行。在中国的众多名山中,只有“东岳之庙,遍于天下”(明孝宗《重修东岳庙碑》)。其信仰地域的广泛性,是其他名山所无法匹敌的。

  泰山与中华信仰

  名山信仰与宗教信仰有密切的关系。但在具有多种宗教传统的国家中,“国山”的信仰不能仅局限于一种宗教,而应被不同的群体所接受。中国传统信仰以儒、释、道影响最大,而泰山分别是儒家的“圣山”、道教的“仙山”与佛教的“灵山”——

  儒学与泰山具有着多重联系。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孟子·尽心上》),被认为是孔子借泰山之至高无上、至尊无比而抒发自己高瞻远瞩、以天下为己任的人生理想。孔子《临终歌》中言:“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更自视为泰山的化身。儒家另一位圣哲孟子,也被视为泰山气象的体现。由于儒家圣贤与泰山的文化渊源,因此后世莫不视泰山为儒学之圣山。清人汪志伊对孔子与泰山的关系作过生动概括,他道是:“孔子圣中之泰山,泰山岳中之孔子。”在世人心目中,泰山与儒文化血肉相联,巍峨泰山正是夫子之学的精神象征。

  泰山被纳入道教信仰,源于战国秦汉时期的方仙道活动。泰山在信仰方面具有主生主死的“功能”,因此众多方士皆把泰山鼓吹为仙人之山,秦汉帝王将封禅地点锁定泰山,与其为“不死仙山”也有一定联系。魏晋南北朝时,泰山也被正式纳入确定后的道教名山体系之中。唐道士司马承祯奏请五岳各置真君祠一所,试图以道教理论来改造国家泰山祭祀。宋代之后,道教之泰山信仰与国家之泰山信仰日渐融为一体,元明时期王朝致祭泰山的祀典多由道士代行,上下岳庙也均为道士主持。东岳大帝、碧霞元君等泰山神衹更莫不被拉入道教的神仙系统。因此在世人心目中,几无不把东岳泰山视之为道教之山。

  佛教对泰山的崇奉,源于一段有趣的文化“对译”。佛教教义有一项地狱观念,其名在梵文中写作“捺落迦”、“泥犁”,名义为汉人所难晓。来自康居国(中亚古国)的高僧康僧会在翻译释典时,便借用泰山主死的信仰,用“太山”、“太山狱”、“太山地狱”来译写梵文。胡适指出:“这位传教士用‘太山地狱’等字来翻译‘捺落迦’、‘泥犁’,不是他没有仔细考量过的,(而)是一位佛教早期传教士的‘方便法门’。”此一对译后来为其他佛经翻译家所采纳,中国泰山信仰遂与印度地狱信仰相与合流。这大大增加了泰山在佛教中的地位,成为其教威严神秘的“灵魂之山”。

  一山而同时被“三教”所尊崇,这在中国山岳中确是十分罕见的。也正是泰山本身所具的“宗教兼容性”,从而使其具有了超越任何一种宗教范围的广泛影响力。

  泰山与中华精神

  泰山之所以被世人推举为“中华国山”,除去它的历史之久,信仰之广,影响之大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泰山与中华民族情感、民族意志和民族心理的形成息息相关。

  泰山拔地通天的巍然雄姿,激发了人们登攀向上的渴求。正是在不断攀援的过程中,实现了人的本质力量;通过攀登的感受,促使人们努力进取,自强不息。对此古今哲人都有大量的论述,从孟记录的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到杜甫的“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等等,都精辟地揭示了这一主旨。

  由于泰山给人以凝重、稳重的视觉感受,在古人“君子比德”的思维下,泰山就成为某种高尚人格的象征。汉代史家司马迁便振聋发聩地提出“人固有一死,或重如泰山,或轻于鸿毛”。这一譬喻,成为中华民族人生价值的衡量标尺,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优秀儿女为国家民族而奋斗献身。

  秦李斯在《谏逐客书》中论称:“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类似的表述还有“泰山不让砾石”、“泰山不自高,因丘垤以成形”、“泰山元不让微尘”,都高度礼赞了泰山包含万物、博大虚怀的气象。

  登临泰山,最为激动人心的莫过于那雄浑澎湃的日出奇观了,她感染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们,以至于形之梦寐、牵之诗魂。这一对泰山日出的无比崇拜,正是中华民族追求光明意识的集中体现。

  泰山“雄重盘礴”的山体,自古以来就是稳定安宁的象征。汉代刘安便有“天下之安,犹泰山而四维之也”之说。从此泰山成为体现“国泰民安”此一民族价值观念的最佳载体。泰山之下所置州府,均循此意而命名为“泰安”,岱顶丈人峰上有题刻曰“国泰民安”,正切中泰山文化的这一精髓。

  因此,泰山已不仅仅是一座自然之山,更是一座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从这一角度看,泰山被确立为“国山”,乃实至名归,当之而无愧!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