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 历史 | 人物 | 产业 | 读书 | 社会 |
阮瑀:被曹操“烧”出山的奇才
发布时间:2015-10-27 15:00       文章来源:洛阳日报            作者:朱宏卿               点击量:

核心提示:阮瑀,生于东汉末年,字元瑜,今尉氏人,世代为官,家学深厚,又拜一代经师蔡邕为师,精通儒学、书法与音律。


【图语:赤壁之战 阮瑀知恩图报

  阮瑀,生于东汉末年,字元瑜,今尉氏人,世代为官,家学深厚,又拜一代经师蔡邕为师,精通儒学、书法与音律。曹操几次欲召他做官,他都拒绝,后躲进山中,曹操放火烧山,他才为官。为谢曹操之恩,他勤奋为政。文学创作成就颇大,其文被赞为“书记翩翩”“自由通脱”。其子阮籍、孙阮咸均为“竹林七贤”中人物。阮氏一族,是东汉末及曹魏、西晋时期一道亮丽的风景。

  1.师从蔡邕

  阮瑀比较幸运,在学业上没有走多少弯路,一开始便当了蔡邕的学生,跟着大师,如影随形,如沐春风。

  蔡邕是东汉末年的通才。“因经藉去圣久远,文字多谬,俗儒穿凿,频误后学”,为此,他向皇帝报告,请求将《尚书》《周易》《春秋》《公羊传》《鲁诗》《仪礼》《论语》等,书在石碑上,立于太学门前。皇帝采纳了他的意见。蔡邕是隶书大师,于是承担此重任。用时年余,将字写在石碑上,精工雕刻,共立碑四十六通,此为中国之最。碑成,前往观赏学习者络绎不绝,“车马盈门,达数月之久”。阮瑀是其中之一。

  阮瑀曾三次求蔡邕为师,蔡邕深为感动,于是认真教阮瑀钻研经典,学习书法及音律,其间,阮瑀也有出色的表现,连蔡邕也称他为“奇人”,因而声名大振。

  2.被迫出仕

  话说阮瑀跟着蔡邕学习,德智体得到了全面发展,可以出来为国家效力了,但他看到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不想为这个乱世效力,就赶上驴车,载着书,向尘世挥手作别,进山去了。

  曹操听说了阮瑀的大名,便想让阮瑀出来做官,但阮瑀不想做官,拒不赴任。曹操三次派人去阮家求阮瑀入朝做官,共创大事业,阮瑀三次拒绝,并出言不逊:“我阮瑀只求一生与诗书为伴,绝不同曹操这样强暴之人为伍。”

  曹操求贤若渴,第四次派人请阮瑀,并令“如不来则加以捆绑,绝不允许逃避为国尽力之职”。阮瑀一听,心惊肉跳,趁机逃往深山茂林之中。曹操听到回报,十分生气,便派士兵放火烧山。山火熊熊,阮瑀实在无处可藏,只得下山,随士兵到许昌,听凭曹操处置。

  3.知恩图报

  曹操见阮瑀到来,十分高兴,但觉得此人太傲,必须挫其傲气,方可加以任用。

  一日,曹操大宴宾客,场面宏大,客人众多。如此宴会,必须有乐队演奏。古代所谓“钟鸣鼎食之家”,即指有乐队演奏,才显得阔气,有风采。而乐队中人,属于演员一类,列入“下九流”。曹操此时命阮瑀到乐队中,弹琴助兴。此时的阮瑀对曹操已较为理解,知道曹操是非常之人,重贤爱才,手下聚集大批才能卓著之人。曹操能如此对自己求之若渴,实在是自己的福分,心存感激,于是就加入乐队。曹操一见,心中大喜。

  乐队演奏一段之后,阮瑀抚琴弹奏。因他琴技娴熟,精通音律,弹奏起来,琴声变化,时而高昂,时而低沉,悠扬加沉雄,令宾客大为惊喜,掌声响起,欢声不断。此时,阮瑀站起来,大声念道:“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容。恩义苟敷畅,他人焉能乱。”曹操一听,惊喜而吃惊:“阮瑀竟企盼大魏建立,我此前之举是完全做对了。”于是,宴会后曹操即任命阮瑀为司空军谋祭酒官,是曹操的机要秘书,以后的文书起草皆出自他和陈琳之手。

  建安十六年,已是赤壁之战后,曹操带军西征,为了在孙权面前重塑自己的威望,并拉拢孙权,在行军路上,曹操让阮瑀代己给孙权写一封信。阮瑀立刻提笔书写:“昔赤壁之役,遭离疫气,烧船自还,以避恶地,非周瑜水军所能抑挫也。江陵之守,物尽谷殚,无所复据,徙民还师,又非瑜之所能败也。……”意思是,赤壁之战时,瘟疫爆发,我们自己烧船离开,放弃江陵因粮食不足,并不是周瑜把我们打败。一切皆我们主张,你千万不要以为我们是败军不敢言勇。写完,曹操细看,竟一字也难以修改,赞扬阮瑀道:“君真奇才也!”

  4.心向曹丕

  阮瑀同曹丕关系密切。曹操本来打算立曹植为太子,但曹植任性随意并多有过失,令曹操失望。曹丕工于心计,有司马懿等支持,势力雄厚,最终,曹操决意立丕为太子。

  司马懿听到此消息后,兴冲冲到曹丕处,适逢先遇到阮瑀,阮瑀说:“我知道你为何如此高兴,是曹丕大位已定了吧!”其实阮瑀也多次劝曹操立曹丕,说:“曹植是一个纯文人,不太干预政事,国家的兴盛必须交给曹丕这样的人。”

  阮瑀是建安七子之一,建安七子并非文学社团,是曹丕在《典论·论文》中提出的七个人,这些人因诗文出色而得此名称。

  阮瑀的文学成就无法与曹氏父子相提并论,但作为建安时代的著名人物,他以出众的才华推动了文学的发展,在阮氏家族的发展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阮瑀死时,儿子阮籍才4岁。曹氏念及阮瑀生前的功业,保留了阮瑀遗孀与其子的待遇,阮氏一门得以安适地生活,终至高人辈出,成为文学史上的佳话。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