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点 | 观点 | 儒学 | 视点 | 名人 | 典籍 |
日本的“小靖国神社”:兴亚观音院
发布时间:2014-02-10 15:25       文章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微博]       作者: 郭一娜         点击量:

核心提示:“兴亚观音院”是日本二战甲级战犯松井石根为纪念日本发动的所谓“圣战”的战犯以及其他牺牲者而设立的。如今,院内除了供奉着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还有因各种原因死亡的1000多名乙丙级战犯。

日本竟还有个“小靖国神社”:兴亚观音院
“兴亚观音”的本殿内供奉着7名甲级战犯的灵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期悍然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的行为,遭到了亚洲周边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而日本除了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竟还有个“小靖国神社”——兴亚观音院。

  “兴亚观音院”是日本二战甲级战犯松井石根为纪念日本发动的所谓“圣战”的战犯以及其他牺牲者而设立的。1948年12月23日,被执行绞刑的七名甲级战犯,即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木村兵太郎、松井石根、武藤章和广田弘毅的遗体经横滨市西区久保山零场火化,由美军撒于东京湾。

  但是这年的12月25日,战犯之一小矶国昭的辩护人三文字正平从骨灰场秘密回收了7人的骨灰,后秘密安葬于兴亚观音院。如今,院内除了供奉着这些处以绞刑的甲级战犯,还有因各种原因死亡的1000多名乙丙级战犯。

  1月12日,《国际先驱导报》记者从东京驱车大约2个小时,抵达静冈县热海市。“兴亚观音”就坐落在伊豆山上。行车至山路上,看到道路左边竖着塑料牌,上面写着“兴亚观音入口”。

  视侵略战争为“救济大东亚”

  尽管12日是日本三连休的中间一天,而且天气明媚,但是通往兴亚观音的山路上没有人迹,显得冷清、阴森。山路两边是片片竹林,山风刮过时,更觉寒冷。山路有时很陡,就连身为年轻人的记者,也不时喘着粗气。途中遇到一个休息亭,烟灰缸里只有半截烟头。

  走了大约10分钟,终于到达竹门——兴亚观音门口。门的一侧立着十多根拄杖,可能是来这里的老年人很多的缘故吧。门上还有一个监控器。据悉,1971年,日本左翼团体曾制造兴亚观音爆炸案。这个监控器想必是为了防止再次遭到袭击吧。

  靠山的一侧,刻有10块大理石碑。第一块石碑题有“决意之证”:……上天赋予日本民族的无上命令是,保护人类文明免于受到破坏……。而剩余9块分别刻着北至北海道、南至冲绳的捐款人姓名。

  可以看出,第一块石碑的记述露骨地宣扬大东亚共荣、肯定侵略战争的思想。而这与靖国神社内游就馆的思路是一致的。

  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出现岔路,向上通往一户人家,直行是兴亚观音方向。

  杂草中,隐隐约约露出一块石板。走近一看,是日本国歌“千之代”的歌词。附近依次竖立着三块碑。第一块写着“大东亚战争战殁将士英灵菩提”。其次是一块写着“供奉大东亚战争殉国刑死1068灵位”的石碑。这1068人就是因各种原因死亡的二战甲乙丙级战犯。最右侧为纪念日本七位甲级战犯的石碑,上面刻着“七士之碑吉田茂”的字样。有资料显示,“七士之碑”下埋葬着7名甲级战犯的骨灰。据悉,当1949年7名甲级战犯的骨灰被象征性地放置到一个小杯中,然后偷偷送至兴亚观音院时,时任住持帮助隐匿了这杯骨灰,直至1959年日本前首相吉田茂写下“七士之碑”后,才将骨灰埋在碑下。

  丝毫没有描述侵华战争日军罪行

  在铜像的右方5米处,是兴亚观音院的本殿。大约50多岁模样、戴着眼镜的女住持走了出来,领记者进去。

  本殿的正中央,供奉着一尊小型观音像,离观音像比较近的两侧的褐色相框中分别写着“广田弘毅、松井石根、东条英机、板垣征四郎、土肥原贤二、木村兵太郎、武藤章尊灵”和“殉国刑死1068柱”。

  本殿的左侧,设有松井石根的灵位,摆着多张松井的照片,还放了一瓶“靖国神酒”。本殿右侧的供奉台上,摆有远东国际法庭印度籍法官帕尔的照片。众所周知,帕尔因主张日本战犯无罪而受到日本右翼的吹捧。靖国神社内还专门放置了帕尔的雕像。

  本殿内还挂着松井石根的几幅书法作品,以及7名甲级战犯在处刑前的签名,落款是“殉国七士处刑前挥毫”。一面墙上悬挂着一幅油画,描写的是日军在中国战场上与中国百姓“和谐相处”的景象。油画的下面是一张南京光华门全景的黑白照片,由步兵第36连队旗手中根平次提供,照片拍摄于1937年12月13日下午1点。这一天,正是日军展开南京大屠杀的第一天。本殿内的另一侧墙上还悬挂着一幅有关日军侵占南京的黑白图片,拍摄时间为1937年12月12日12时20分,照片简介上写着“日军开始攻打南京城墙瞬间”。而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滔天罪行,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痕迹。

  休息室悬挂着汉奸书法

  走出本殿,是一间休息室。住持邀请记者进去歇息,还准备了热茶和糖果。屋里坐着一位大约50多岁的男性参拜者,记者在名录上看到,他来自长崎。女住持正在和他讲二战期间,美国向长崎投下原子弹后,一个小男孩背着死去的妹妹前行的故事。这位男性坐了不一会,便说要赶公交车而离去。

  屋里只剩下记者和住持两个人。她为记者介绍了屋内的装饰。墙上分别挂着徐州会战的油画、松井石根的书法以及一幅写有“东亚救星”的书法等。“东亚救星”的落款是“为纪念大东亚圣战书此敬赠松井大将阁下北京佛学研究院院长袁仲安”。

  在介绍到“东亚救星”这幅作品时,住持很是得意,“听说,救星在中文里是个很重的词吧。中国人能用救星来形容松井石根,真的是十分感谢。”在日本偏僻的战争神社内,居然悬挂着这样的汉奸言论,这让记者感到不可思议!

  住持继续说,每天大概有1至2位参拜者,有时一天1个人也没有。最近,年轻人多了。他们说,是为了“历史再认识”来到这里。

  “您认为日本发动的是侵略战争吗?”面对记者的问题,住持面露难色,“作为日本人,不愿意使用‘侵略’这个词。”

  兴亚观音的官网资料显示,每年8月15日日本战败纪念日,上午和下午都会有十余人到兴亚观音参拜。住持十分满足地说,“我们这里是小靖国神社。”

  专家解读:“驱鬼伏魔”需更多努力

  蒋立锋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兴亚观音院中,7名甲级战犯的所谓骨灰本就是三文字正平等秘密盗取当年弃骨池中散落的骨灰而来,其中到底有无掺杂渣土污物后人已无从考证。但这些象征意义上的骨灰如今还被日本右翼假以“彰显英灵”的精神,可见要想在日本“驱鬼伏魔”需要国际社会更多努力。

  我大约在2006年1月时实地考察过兴亚观音院。当时即对南京大屠杀制造者松井石根及右翼一伙美化侵略战争的做法十分反感和愤怒。其美化侵略战争的手法是:用南京的红土做成观音像,欲以此表示日本给中国带去了“幸福”,给亚洲带来“和平”;在观音堂内分别立有日本和中国在南京战中阵亡将士灵牌,以此模糊战争的性质,似乎无正义方和非正义方之分,似乎松井一类战争狂人、刽子手也充满仁慈、平等之心。

  然而,即便松井等人或许可能有所忏悔,也改变不了其侵略杀人的本质。刽子手放下屠刀,也不可能立地成佛。

  兴亚观音院在日本的影响不可能与靖国神社在同一档次上。不过,观音堂旁埋有七名甲级战犯的部分骨灰,这是靖国神社不可比的。所以,兴亚观音院在一部分日本人尤其右翼势力中有一种较为特殊的地位。每年5月18日、8月15日、12月23日,右翼分子会在此分别举办所谓“支那事变、大东亚战争战没者慰灵法会”、“终战日战没者慰灵法会”,以及“七英灵慰灵法会”等。这里是日本右翼势力的重要活动据点之一。

  不过,在兴亚观音院,无论搞什么纪念祭祀活动,都不会出现靖国神社那样大规模的场景。其实,在日本各地类似兴亚观音院的设施还有不少,只不过规格更低一些,主要祭祀当地在侵略战争中的阵亡者,当然也包括了众多的危害东亚的杀人犯。

  在东亚各国,出于各种原因,战争时期像前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那样把日本侵略看成所谓“东亚救星”的人很多,现在也不少见。所以,一幅写有“东亚救星”的书法悬挂在观音院中,只能说明书写人的汉奸行径,除此无他。

  现在日本人中,可以大致地说,将日本在二战中的侵略行为看成“解放亚洲”的、看成“自卫战争”的以及看成侵略战争的,各占三分之一左右。由此可见,要厘清日本民众的历史误区,还需要做很多努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