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书院教育的发展史略
发布时间:2014-05-22 13:41       文章来源:华藏海       作者:沈碧梅         点击量:

核心提示:书院是中国古代一种独特的教育机构。它萌芽于唐,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清末改制为新式学堂,延绵1000余年,对我国古代文化教育、学术思想的发展产生过巨大的影响。

  
中国古代书院教育的发展史略

  【华藏海】(沈碧梅) 近些年,国内出现了建国60年不曾有过的“国学热”,一些地方和高校相继办起了国学院或者书院,其目的就是迎合这股“国学热”。

  在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精神文明建设”,到习近平总书记提倡的“中国梦”, 实现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而凝聚人心的伟力。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必须走中国道路,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在国家的这个蓝图背景和政策之下,势必会带动中国的传统文化及教育层面。“国学热”这个新名词如何带动我们恢复“礼仪之邦”的原貌?

  目前,“国学热”逐渐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认可,成为我国二十一世纪初期的一个思想文化景观。国学院、书院应运而生,且势头越来越好,正在朝着良性发展的道路上前进。不可否认,这对传承传统的思想道德和文化,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是一个与国与民与前途未来均有大益处的善举,是应该得到肯定的!

  书院是中国古代一种独特的教育机构。它萌芽于唐,兴盛于宋,延续于元,全面普及于明清,清末改制为新式学堂,延绵1000余年,对我国古代文化教育、学术思想的发展产生过巨大的影响。古代书院是一种综合型、多层面的文化教育组织模式,具有多种社会文化功能。书院制度的建立,打破了上层显贵垄断教育的特权,为下层百姓提供了受教育的机会。

  古代书院教育的特色与社会功能

  我国古代教育和文化发展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教育内容的单一性。教育内容的单一性体现在学校教育主要是儒家学说,或者说是经学。秦代是一个非常短命的王朝,来不及制定相关的学校教育制度,便土崩瓦解了。从两汉开始,古代教育逐渐走上正轨,国家和地方普遍设立了学校,而这些学校的教育内容也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把孔子、孟子的学说作为学校讲授的内容。教育要服务于政治的需要的。儒家的学说正是维护封建纲常的理论武器,让就读的学生掌握这些东西,就能更好更自觉地为封建统治者服务。这种以儒家学说为学校教育内容的格局,一直延续到明清,直到辛亥革命前夕才彻底废除了。

  二、 是这种单一的教育内容,主要是通过讲授的方式进行教学的,一般采取的是老师讲,学生听的形式来完成教学。

  三、 是教学和考试分开进行,不是一体化的。也就是说,国家只通过严格的考试来选拔国家需要的人才,至于如何组织各个文化层次的教育,那是另外的事情。——以上三点,是我国封建社会教育的特性,这在欧洲大陆是很鲜见的教育形式。

  


       书院的优势

  1. 师资优良。

  书院不惜聘请来海内鸿儒大师以为师资,书院成为当时当地的教育文化重镇,也成为天下学术渊薮,具有思想、文化和学术极其强烈的辐射作用,引领或左右着主流教育和文化的方向,例如,白鹿洞书院、象山书院、岳麓书院、东林书院、关中书院等,朱熹、陆九渊、张栻、顾宪成、冯从吾等等著名大师级教育家主持的白鹿洞书院、东林书院和关中书院,名震天下,成为其时教育的翘楚,天下士人莫不以在这些书院追随这些鸿儒大师求学为荣耀,奉他们的讲学和著作为当时最权威的带有导向性的学术圭臬。

  2. 藏书丰富。

  书籍是书院存在的主体,没有书籍的书院是不可能存在的。古代社会的书籍制造业很不发达,能藏书的人家不多,且集中在一些经济条件良好的人家,轻易不会公开示人,一般学子只能望洋兴叹。而书院成立,至少得具备丰富的藏书,这是书院的首要条件。书院的核心建筑是什么?是藏书楼,这是书院的最为美丽的景区。书院有了大量的数以千计、万计的藏书,这就是书院最为珍贵的财富,自然增强了书院的教育吸引力,不但体现在对学者的吸引,也体现在对学生的吸引。有的学者借助书院的丰富藏书,来完成自己的论著,来生发自己的学识,同时,在完成自己的论著和生发自己的学识之际,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也是人生的乐事,亦是这些学者传递薪火的最佳途径。这样,对教者和对求学者来说,都是极为有益的事情。

  3. 优质的教学。

  书院最为重要的功能是传递文化知识,以培养天下的人才为教育目的,这主要体现在教学上。书院有严格的教学安排,以六经为主要课程,专人讲授,而且提倡师生互动,学生在课堂上有什么疑难,下去可以造访老师以求答案。关中书院教习李颙在《关中书院会约》里就公开邀请有志于学业的学子,到自己的家里一起深入探讨,求得问题的圆满解决。书院以各种措施,保证了教育教学质量的提高,而以优质的教学享誉地方。另外,检验书院教学优质与否,更重要的是书院的学子参加国家组织的科举考试获得录取的比率,这是古代社会关注书院的一个焦点,也是书院信誉的重要条件。

  4. 良好的学术氛围。

  南宋朱熹主持铅山书院期间,开创了“会讲”这一带有互相质疑问难的学术争鸣讲学形式,邀请陆九渊前来讲学,他和陆九渊的不同学术观点进行了公开辩论争鸣,激发了辩论双方的更加严密自己的学说以求能在理论上站得住脚,极大地促进了学术流派的形成发展,对我国古代的学术进步功莫大焉。良好的学术氛围,有利于书院学术发展。

  5.是为学术而学术的象牙塔。

  书院不单是知识的输出,而且还是发展知识的源地。知识的发展要不得急功近利,而是扎扎实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向前探索,也许探索是有价值的,也许探索是没有价值的,即就是没有价值在学术上也是一种价值,起码可以使后来者不再走这样的弯路,在西方学术界就有“试错”研究方法,就是这个道理。书院具有一定的学术宽容精神,鼓励学者不断进行知识创新,但又注意保护学者的治学积极性,为学者营造了为学术而学术的象牙塔,在这种注重学术追求,不为世俗之事分心的环境里,让学者们心情舒畅地进行学术探讨,这样,他们往往学术硕果累累,培养出不少的学术尖端人才。例如,岳麓书院培养出改变了中国文化进程的关键人物张之洞,就是很好的个案。

  6.出版著作。

  书院还有一个功能就是致力于著作的出版,这在古代出版业不发达的情况下,是一个具有无量功德的善举。学者把自己的学术看得很高很神圣,都愿意自己的著作流布传播,去影响社会、改进人心以救正天下,书院借助自己的学术实力和相对雄厚的资金,资助好的学术著作出版,例如,朱熹在白鹿洞书院还有其他书院讲学,通过讲学,不断完善自己的讲稿,后来,感觉可以公开示人了,便请书院雕刻印刷出版,这就是至今还是儒家经典的《四书集注》,还有他的其他著作。有的书院还把优秀学子的作业汇编起来,印刷出版,这对传播文化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7.书院的环境。

  靠近青山绿水,大多风景优美,营造了安心学业的绿色环境,很是符合现代心理学的情景设置能积极促进人的大脑思维原理,适合学者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治学和生活,这势必保障了书院的正常教学秩序,保障了学术生产。书院的选址和建筑,真的值得现代学校借鉴,也是应该大力推广的科学经验。

  8.书院是时代精神的汇聚中心。

  书院是产生大学问家的地方,大学问家必有能为当代社会前进提供新的思想资源,这是书院的核心价值。张载、朱熹、陆九渊、张栻、王阳明等人的思想,均是产生于书院,一直影响到中国历史的发展,影响到中国文化与教育的发展,成为当时最为先进和新鲜的思想,是时代精神的展现。

  当然,书院的功能不仅仅是上边所列举的几种,还有许多潜在的政治、哲学、教育、文化,甚至经济等方面的功能等待深入进行挖掘整理,不过,就已经显示出来的这些功能,就为我们提供了许多值得思考的东西。还是借重一位欧洲著名学者的话: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那么,遵循这个思路来探讨书院文化,一个需要研究的课题是:书院与当代中国社会。

  


       书院的平民教育情怀

  古代书院最大的特点之一是其平民教育情怀,即便如元明清时期好多书院改为“官办”,这种情怀也没有改变。书院与官学的办学理念和模式完全不同,不设门户,完全开放,讲学自由。学生的培养目标不是政治精英,而是学术精英。书院刻意与官学保持一定的距离,教授保持独立的学术品德,学生尊崇独立的自学精神。

  书院从诞生那天起,便向社会下层和民间士子开放。书院招生不设门槛,入学无户籍限制,只要有志于学业的,不分贫富,不论地域,均可入学,即孔子所提倡的“有教无类”。如四川文昌书院的“招生简章”(文昌书院记)中便有这样的说法:“凡越隽生童,不需一束,均得入院肄业,按月观课。捐廉奖赏,作育人材,大公无类。”

  古代书院的“一把手”不叫“院长”,多称“山长”、“洞主”。这是因为古代书院多建在环境优美、景色宜人的山上,喜欢与道观、寺庙为邻。宋代以后,书院成了古代中国读书人心目中的学术圣地。而成就书院这一崇高地位的,是其办学理念。

  书院实行“山长负责制”,山长相当于如今的大学校长,虽然没有行政级别,但山长有绝对的权力和权威,既是书院最高行政领导,也是首席教学主管和“学术带头人”。山长始终把教学放在第一位,参与一线教学工作。如程颢、程颐、司马光、范仲淹、朱熹、张栻等名儒大师,在主持书院日常教学时都是亲自进课堂给学生授课。日常教学中,山长授课一般放在每月的一、三、六、八日。书院一般每月有三次课试,从出题到评阅,均由山长负责。兴办于南宋淳祐元年(公元1241年)的建康(今南京)明道书院即规定:“每旬山长入堂,会集职事生员授讲、签讲、覆讲如规,三、八讲经,一、六讲史,并书于讲簿。每月三课,上旬经疑,中旬史疑,下旬举业。”

  招生的门槛

  古代书院的招生指标由各书院依办学实力自定,人数从几十到上百不等。除了招取测试成绩优异的“正课生”,还会录取稍次一些的“附课生”。附课生也写作“副课生”。如清道光年间安徽阜阳的聚星书院,每年招生名额(学额)为生员正课20名,副课20名。

  在招生上,老师说了算。如白鹿洞《洞学榜》择生徒上即有这样的规定,“自今凡奉公移来者,慎于所选,从游之后,洞师验与可拒者则拒之,上司不必挠其权。其四方有志之士,听其肄业。”

  从中可见,如今天的官方推荐生、拿着领导人介绍信的照顾生是不受书院欢迎的。即便入学了,如果主管老师(洞师)测试后觉得不行,仍会将其辞退,领导(上司)不能干涉。

  办学经费

  古代办书院的办学经费除了“官助”之外,主要靠民间集资、捐献和书院创收、自筹,其中“学田”收入是办学经费的主要来源。每个书院都会尽可能地减轻学生的经济负担。很多时候,学生在书院读书,不仅不要学费,而且“食宿费全包”。如文昌书院,学生便“不需一束,均得入院肄业”。另外该书院“更欲立书舍,给膏火,招徕来学,以广栽培”。

  所谓“膏火”,就是学生学习期间的花费,古人俗称“养士费”。“膏火”原本为资助困难学生的,实际使用时已普遍散发,生徒都有份。或给钱两,或给粮谷,或钱粮兼给。

  “膏火钱”补助的高低历代不一,不同书院之间也不同。以建康(今南京)明道书院为例,在元代至正年间,此时已改为官办的书院,每名学生每月给零花钱5贯钱。5贯即5000文,当时书院的勤杂工每月工资才300文,做学生比打工还来钱呢。另外,每名学生每天还有口粮“米2升半”。

  清道光年间,安徽阜阳聚星书院的正课生每名每月膏火钱1200文,副课生500文;童生正课1000文,副课500文。正副课生住院肄业者,每名每月另给小麦3斗。

  有的书院因办学经费有限,学生食宿费无法全包下来,也尽可能给学生提供免费伙食。一般来说,古代书院是没有“考试费”、“材料费”等现代学校常见的学杂费的。

  古代书院也有奖学金

  古代书院大多希望所培养出来的学生都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栋梁之才,所以对学生的要求极严。以作息时间来说,不分冬夏,每天早上五时头鼓,五时半二鼓,六时三鼓上课。

  为了使学生都能“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书院还设有奖励制度。奖励的形式很多,既有精神鼓励,更有物质刺激,如月课奖赏,积分升级。还有相当于现代奖学金的所谓“奖赏钱”、“花红钱”。

  月课奖赏是依据每次考试的成绩来定的,于考试之后兑现。如南宋嘉定二年(公元1209年)延平知府陈宓在南平城南九峰山麓,仿白鹿洞书院模式建造的延平书院,便设“奖赏钱”,书院规定每月三课,上中下旬分课本经、论、策不同内容,“课册待索上看,佳者供赏”。

  对学生予以奖赏,在清代的书院中似乎规定得最清楚,标准也较高,可能与清代书院“官学化”有直接关系,书院将膏火钱改成“奖金”发放,凭“奖票”领取。

  清《蕲州志·学校》记载,同治年间湖北蕲州书院的奖励标准是这样的:生员参加相当于今教育局或考试院组织的考试(官课),每次取超等4名,每名膏火制钱二串文;特等12名,每名膏火制钱一串二百文。文童则每课取上卷8名,膏火制钱一串四百文;中卷20名,每名膏火制钱一串文。

  除了书院应给膏火、花红外,教育主管部门也会“酌给花红”,以示鼓励。

  清代张之洞任湖北学政时,在湖北武昌所设的经心书院将考试时的优秀作文结集刊出,先后出版了《经心书院集》和《经心书院续集》。这种“荣誉奖励”,比奖金带给学生的刺激还大,还管用。

  书院的奖罚制度

  奖惩分明,是古代书院的基本学规之一。学生在书院不认真学习,不约束言行,也会受到严厉的惩处。清代湖北归州丹阳书院规定:“学长稽查在院肄业生童,有不勤学励行者,正言规劝;如其不从,禀明山长,加以惩罚”。

  清代蕲州书院的学规中也明确要求:如果在山长课期生员超等旷课一次,扣钱六百文;特等旷课一次,扣钱四百文;文童上卷旷课一次,扣钱四百文,中卷旷课一次扣钱三百文,再旷遂加录成文或雷同全数扣除。

  学生在书院学习时的学业等级是动态的,实行“积分制”,有“升降级”。即使录取时的优秀学生,即所谓“正课生”,如果旷课,平时考试成绩不能保持在前列,也有可能被降为“附课生”。

  清代均州南阳书院规定,以缺考的次数和考试的等级来确定升降,内课生如有一次不应课者,停止发放一月膏火;两次不应课者,降作附课。正课一连三次不考,超特等者降作附课以内,附课连考三次超等者,可以升补为正课。降级的同时,其膏火钱也会降低标准发放,甚至不发。

  古代书院考试纪律很严格,试卷凭“浮票”领取,并设编号。学生考试时出现作弊、抄袭等不诚信行为,都会受到惩罚。清代归州丹阳书院规定:“抄写雷同及不在院作文,并次日交卷者不列榜 ,初次不列榜,罚停膏火一月;再次不列榜,降作附课,冒名顶替者逐出住院。”

  与现代教育理念一脉相承的是,古代书院同样“德育”先于“智育”,当然,由于封建社会的局限,古代的“德育”大多是“忠、孝、廉、节”等内容。如果“缺德”,后果很严重,轻者重罚,重者开除。

  


       名书院盘点简介

  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位于长沙市湘江畔岳麓山下,是我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其前身可追溯到唐末五代(公元958年)智睿等二僧办学。北宋开宝九年(公元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岳麓书院。嗣后,历经宋、元、明、清各代,至清末光绪二十九年(公元1903年)改为湖南高等学堂,尔后相继改为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湖南工业专门学校,1926年正式定名为湖南大学至今,历经千年,弦歌不绝,故世称“千年学府”。

  石鼓书院

  石鼓书院始建于唐元和五年(公元810年),迄今已有1196年的历史。原址在湖南衡阳石鼓山,时衡州名士李宽在石鼓山寻真观旁结庐读书,宋至道三年(公元997年),邑人李士真拓展其院,作为衡州学者讲学之所。二年(公元1035年),朝廷赐额“石鼓书院”,遂与睢阳、白鹿洞、岳麓书院并称全国四大书院。韩愈、周敦颐、朱熹、文天祥、徐霞客、王夫之等接踵至此,或讲学授徒,或赋诗作记,或题壁刻碑,或寻幽揽胜,其状蔚为壮观。

  白鹿洞书院

  白鹿洞书院,位于江西九江庐山五老峰南麓的后屏山之阳。书院傍山而建,一簇楼阁庭园尽在参天古木的掩映之中。南唐升元年间,白鹿洞正式辟为书馆,称白鹿洞学馆,亦称“庐山国学”。宋仁宗五年,改称“白鹿洞之书堂”,与当时的岳麓书院、应天府书院、嵩阳书院并为“四大书院”。

  嵩阳书院

  嵩阳书院在河南省郑州登封市嵩山南麓。创建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公元484年)时,时称嵩阳寺,至唐代改为嵩阳观,到五代时周代改建为太室书院。宋代理学的“洛学”创世人程颢、程颐兄弟都曾在嵩阳书院讲学,此后,嵩阳书院成为宋代理学的发源地之一。明末书院毁于兵燹,清代康熙时重建

  应天书院

  应天书院为五代后晋时的商丘人杨悫所开办。 真宗帝赐额为 “ 应天书院 ” 。范仲淹来应天书院求学、后娶妻生子,在商丘落户,并担任应天书院掌学主教。宋仁宗景佑元年(1034 年),应天书院改为府学,官府拨田十顷,充作学校经费。庆历三年( 1043 年)改为南京国子监。与东京开封和西京洛阳国子监同为当时的最高学府。

  东林书院

  创建于北宋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当时为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嫡传高弟、知名学者杨时(号龟山)长期讲学之地。后废。"东林书院"名称来历与杨时游庐山时所写"东林道上闲步"这首诗有关。南宋时,邑人建杨时祠 堂于此。元至正十年(公元1350年)。僧月秋潭于其上建东林庵。直至明成化二十年(公元1484年),僧人信谅又加重修,百余年间,其地成为僧区。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被罢黜里居的顾宪成,偕弟允成,及高攀龙、安希范、刘元珍、叶茂才、史孟麟、薛敷教、钱一本等人,为继承杨时讲学遗志,共同倡导仪捐款重建兴复。并于左偏同时建道南祠,以祀杨时。因他学成南归故里将乐(今福建将乐)时,其师程亲自目送之日;"吾道南矣!"故取"道南"名祠,以示纪念。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藏海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华藏海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北京玉振金声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商业行为。
华藏海—huazanghai.com.cn
京ICP备12015972号-1
关于华藏海 | 加入我们 | 问题回馈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